About Us
由《国际藻类、菌物和植物命名法规》(ICN)(Turland et al., 2018)确立的一系列命名相关规则,特别是物种及其它各等级的确立规则均是基于文献基础上按照相应的规则建立的名称体系。这个名称体系确立了植物名称和各等级的名称,只有符合了ICN相应条款的名称才能被学界广泛接受和应用。这些自1753年来发表的文献分散的分布在各种期刊之上,使用起来非常困难。尽管大部分超过版权保护期的文献可以通过BHL(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 2020)、Botanicus(Botanicus Digital Library, 2020)、Флора и фауна(Fundamental Electronic Library, 2020)等网站获取,但尚在版权保护期内的文献获取就相对比较困难。
ResearchGate(Madisch I., Hofmayer S. & Fickenscher H., 2020)尽管通过研究者的开放访问许可而实现的研究者之间的仍处于版权保护期文献互助行为,但在法律方面仍然存在瑕疵。近年来基于Digital Object Identifier(DOI)的电子资源命名机制广泛在文献中被使用,使用DOI识别号可以快速的连接到隶属于出版商的合法资源,避免了法律风险。但基于DOI的非法资源获取,特别是类似于Scihub的文献缓存数据库则处于灰色状态。
目前国际上有International Plant Names Index (IPNI, 2020)和Tropicos(Tropicos, 2020)两个重要的植物名称数据库。尽管两个数据库均不可能完全的包含所有已经发表的所有物种名称,例如IPNI仅包含维管植物,Tropicos则更新较为缓慢。在文献原文导引方面,IPNI对较新的文献提供DOI识别号,Tropicos通过对BHL和Botanicus的引用则可较快找到不再版权受限的文献原文。
在学者广泛的呼吁下,植物名称的注册机制在上届国际植物学大会的命名法会议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但历史性的提出时间表,在下届大会前提出名称注册的解决方案,并交由下届大会表决。IPNI目前已经开始提供物种注册,采用统一资源名称(URN)对物种进行登记,并在发表的最终版本文献中,在名称后标出URN编号。一些期刊如PhytoKeys, PLosONE也采用了引用IPNI的URN编号注册机制,这种机制应该在下届国际植物学大会上能够得到通过。但以IPNI独家注册这种机制来确定新发表类群是否合格仍然不是一个最佳的方案。因为IPNI仅收录了维管植物,其它类群则没有涉及;同时类似于微生物和基因序列的注册方式,多中心的注册机制更容易被广泛的接受和应用。
植物名称的注册应当尽可能的突破传统出版的版权限制,将植物名称最核心的信息例如名称、描述、模式标本、彩色照片等原始资料在网络上展现。因为除文章原文之外,物种描述(特征集要)、模式标本照片、彩色照片、手绘线条图、分子系统树、相关基因序列注册号等原始材料对于后来的研究者而言更为重要。这些原始材料并不属于出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传统上这些信息也是通过标本馆等机构充分共享的,尽管部分信息可能组成了出版物的一部分。集合上述原始材料的数据库尚不存在,应当在充分的国际合作前提下尽快推动产生。
 
本网站由上海辰山植物园/上海辰山植物标本馆支持创立。